您好,欢迎来到华中科技大学材料科学与工程学院官网!

联系我们 | English | 旧版入口

学院新闻

联系我们

学院办公室联系电话: 

027-87543676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学院新闻 > 正文

【“长江学者”20年】黄云辉教授谈育人:肯干的都是好苗子

发布时间:2018-11-13 编辑:蒋文海 来源: 浏览次数:

■记者 张雯怡

 

 

 

(转自华中科大新闻网)本科不是名校,底子薄都不要紧,“长江学者”、材料学院黄云辉教授招学生并不十分看重“出身”,只要是有志于学术、肯吃苦的,他都会敞开大门:“我不在乎学生现在怎么样,只要努力肯干,我相信一定可以培养出来,都是好苗子!”

  2008年,黄云辉开始组建动力与储能电池实验室。次年,他的团队入选创新研究院,获得博士生招生方面的支持政策。这在黄云辉看来犹如拥有了一座金矿:“有学生就好办了,可以花精力好好培养,等他们有成绩了,对学科和实验室的发展就会起很大的推动作用。”

  黄云辉有位得意门生叫孙永明,曾就读于中国地质大学(武汉),擅长鉴别玉石,为此投入了很多精力,被同学们称为“玉哥”。黄云辉看上了他的天赋和潜力:“他很聪明,专业成绩当时是全班第二呢。”“玉哥”没让黄云辉失望。他找准了自己的方向,全身心地扑在了科研上,每天在实验室熬到半夜12点才离开,除了过年全年无休,临睡前还要看文献。博士期间,孙永明在锂离子电池负极材料方面取得了较好的研究进展,后来前往斯坦福大学开展博士后研究。如今他作为高层次引进人才又回到了我校,成为了一名教授。

  魏涛则是在黄云辉的建议下把科研“捡”回来的。他本科就读于鲁东大学,考博时成绩排名倒数第一,差一点落榜。黄云辉还记得他的专业基础不够扎实,进入实验室后得比别人多付出一些努力才能跟上。毕业后,魏涛坚持要回家乡当公务员。可是黄云辉觉得他踏实肯干的性格挺适合搞科研的,不忍看到一棵好苗子就此埋没,反复劝说他去国外做博士后研究。“当时我有个师兄在美国南卡大学当教授,我极力推荐魏涛去他那里。”魏涛采纳了他的建议,去了南卡大学,接着又去了佐治亚理工学院开展博士后研究。2016年,在黄云辉的推荐下,魏涛成为了济南大学的教授,在那里搭建起了实验平台,科研之路越走越顺。黄云辉自豪地说:“他都是三级教授了,科研做得很不错。”

  有人觉得黄云辉培养学生有诀窍,他笑着说始终只有“八个字”:“又红又专、能文能武”。前四个字是指做人做事要讲品德、要爱国,在专业上则要出类拔萃;后四个字指的是既要发高水平的论文,又要注重实际应用,要在应用中凝练和解决科学问题,注重学研产相结合。他经常向学生分享恩师徐光宪、高小霞夫妻院士,以及美国双院院士John Goodenough在耄耋之年依然潜心科研的故事,既教给他们专业知识又讲做人、做事的道理。

  “我爱人常埋怨我说,给儿子打电话都说不了几句话,给学生打电话一说就是半个小时一个小时的,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”把学生当成了孩子,没事儿就跟“孩子们”混在一起,在实验室谈心、在群里聊天,黄云辉在学生身上倾注了几乎全部心血。

  湖北工业大学蒋妍教授是黄云辉的第一批博士生。她回忆说当时实验室条件非常简陋,但学习气氛特别好,“从来不用打卡,也没有人偷懒不来,一个赛一个地早到,节假日的娱乐就是泡在实验室里做实验、写文章”。黄云辉也跟着一起“泡”,和“孩子们”一起工作到深夜,一起漫步在万籁俱静的校园。即便出差在外,他也总是挤出时间在飞机上、火车上,反复修改学生的论文。蒋妍还透露:“黄老师对学生做实验一直都是尽力支持。哪怕经费紧张,但只要学生有好想法,他都支持。实验测试费挺贵的,当时我们一年在学校分析测试中心的测试费就大约50多万元。”

  大家都铆着劲儿朝前冲,科研成果接连不断。近年来,实验室在国际著名学术期刊发表论文300余篇,论文引用超过2万次,多篇论文入选ESI高被引;两项成果分获国家自然科学二等奖、教育部自然科学一等奖。

  “我会考虑每个学生适合做什么,适时扶持他们一把。”对于学生的发展,黄云辉考虑得很周全,从选题、具体研究到今后的科研之路怎么走,他都要反复斟酌。为了让“孩子们”快速成长,黄云辉鼓励学生出国深造,并为他们推荐名师。他培养的20多名博士中,有80%前往斯坦福大学、麻省理工学院、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、佐治亚理工学院、德州大学奥斯汀分校等名校从事博士后研究。每送走一个,他都不忘叮嘱:“出国是为了更好地报国,学成之后还要回来。”

  10年过去了,黄云辉的苦心没有白费。孙永明、魏涛、李真、罗巍、伽龙、汪朝晖……这批好苗子纷纷在学成之际选择海归,8位已成为了“双一流”高校的教授,其中不乏高层次人才。他们都把“又红又专、能文能武”牢牢地记在了心里。正如孙永明所说:“没想过不回来,我从出国的那一刻起就知道自己总有一天会回来的。和黄老师在一起搞科研,我觉得很踏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