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学院首页 > 安全教育 > 典型案例 > 正文

典型案例

讲述:传销“讲师”自曝传销黑幕
发布时间:2008-05-27 14:12:00作者:   来源:    点击率:

     

讲述:传销“讲师”自曝传销黑幕

来自:《楚天都市报》

传销被取缔后,又改头换面,悄悄转入地下经营。曾给千万人带来不幸的东西,如今变得更加隐秘。传销名称、授课方式、产品发放、制度管理等,都发生了一些变化。误入传销陷阱的19岁仙桃少女,逃离苦海回到武汉,第一件事就是向我们揭露地下传销的种种黑幕。

采写:记者刘长风

时间:517日下午1

地点:《楚天都市报》编辑部

讲述:凯莉(化名)

性别:女

年龄:19

学历:高中

职业:无

19岁的凯莉,出生在仙桃一个农民家庭,是家中的独生女。高中毕业后,来到广东打工。20019月,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,将她拉入了传销陷阱。

由于凯莉口才好,心理素质好,进入传销行业2个月后,她成了传销公司的讲师,她由此充分了解了传销的黑幕。由于不堪忍受传销非人的管理,今年41日,她终于逃离了陷阱,但至今仍旧摆脱不了传销在她精神上留下的阴影。

当我如约见到凯莉时,我根本看不出来她只有19岁。她皮肤微黑,着一袭黑衣,清纯的脸上写满了忧郁和冷漠,那种阴郁犹疑的目光不该属于19岁。

一般来讲,骗子是不愿讲述自己骗人的经历,凯莉为什么会急切地想揭露所谓网络营销的真相呢?

凯莉的理由很简单:我已从噩梦中醒过来。我想让大家以我为鉴,局内人早点醒悟,局外人不再涉足。

我们的交谈,是从凯莉对网络营销的憎恨开始的。通过她简短的介绍,我知道,她所说的网络营销,实际上就是死灰复燃,人们恨之入骨的传销

不满现实,不慎加入地下传销

我是今年41日彻底离开传销的。在广东,大约有几十万人在做这个事业。我以前所在公司是中国目前拥有最多人数的传销公司,老板的资产目前有几千万。

网络营销害我不浅!我不仅失去了金钱,而且改变了个性。以前的我活泼开朗,爱说爱笑,可现在的我却是沉默寡言,不想和任何人接近,不想和任何人说话,非常悲观。我已经离开网络营销,回到社会上一个多月了,但心态仍没有调整过来。

为什么要进入传销这个陷阱呢?我问凯莉。我的话,打开了她伤心的话匣。

去年9月,我被从小玩到大的好姐妹小敏骗到广东荔城。到那里的第二天早上,小敏说要带我去上班。在路上,我越走越觉得不对劲。我只要问她关于厂里的事,她就回避,然后又暗示我:也许这并不是你想要的工作,我们公司上班前还要培训一下,你可以来感受一下,再决定适不适合你去做。

最后我们到了一间民宅。一进去是个客厅,前厅上面是块黑板。虽然我以前没有参与过传销,但对它的授课方式有一定了解,所以我的第一感觉就是传销。

但他们拒不承认这是传销。1998年,传销害得人们倾家荡产,因此被取缔。所以传销一词他们是非常忌讳的。小敏对我说:传销我们是不会做的,我们只做网络营销。

凯莉描述的情形让我感觉,传销的地点已经由地上转入地下。他们选的地点也不是在大庭广众之下,而是将授课地点转入地下,也就是说没有以前张扬了。

误入歧途,欺骗家人做传销

第一节课讲的是分配方式。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就是:你们上班能出头吗?

第二节课讲的是素质心态。讲一个人的为人处世、成就心态、学习心态、主要目的就是让你觉得目前不好,现在就想成功。

那天下午讲的是事业沟通,表明要利用人际网络发财。还单刀直入地告诉你,你的朋友为什么要骗你过来,就是通过善意的欺骗,利用朋友发财。

听完课后,他们就带我去串门,了解别的传销人员的生活状态。串门的目的就是让我消除顾虑,融入这个集体。消除了对同事们的戒备后,我开始担心这一切是否合法,现不现实。同事对我说:这个行业既不合法也不违法,我们的营销会带动这个地方的经济,当地政府不会对我们怎么样。

这完全是一派胡言嘛,谁都知道传销是违法的。我对凯莉说。凯莉品了口茶后,点了点头说:其实这全部是他们精心设计出的谎言。

他们还对我说,只要按照他们说的方法去做,是不会出事的。没有人会找麻烦。我消除了疑惑后,就决定去做了。我打电话要家里借了5000多元血汗钱,其中3900元是购买经营权,买了所谓的保健品和化妆品。

你知不知道这些物品的价格,市场上一般卖多少钱?凯莉说,只有1400元,我骗家里说是到一家厂里要交保证金、押金以及培训费。

我发展了4个下线,2个是直接的、2个是间接的,共赚了1000多元钱,但最终落到我手头的只有600多元钱。被扣的400多元,说是交纳国家税收,以及听课费。

传销是违法的,肯定不可能交什么国家税收。你意识到没有?我问凯莉。她说:我当时已意识到了,但不敢去问,也不好意思去问。

在营销网络里不能说丧气话,只能说鼓励人的话。如果你说丧气话,马上就有人会指责你,说你心态不正。

因为我的口才好心理素质也比较好,过了2个月,我就做成了这个公司的讲师。一个星期讲一次,我连续讲了4个月。

幡然醒悟,离开传销得自由

今年41日,我离开了公司,恢复了我的自由身。我之所以想到退出,是因为这里太压抑了。

凯莉下面要讲的内容,让我感觉地下传销的所谓管理制度,完全如同牢狱。

那里面的压力很大、很苦、令人精神非常紧张。因为报刊杂志对传销的负面报道很多,所以公司要我们与外界隔绝,只让我们一心一意想两个字:成功

他们又不会捆住你,蒙住你的眼睛,为什么不能看电视和报纸呢?这种非人的管理令我非常惊讶。看到我疑惑的眼神,凯莉向我解释道。

他们会互相监督,一旦发现谁有这种事就会开除谁。他们还禁止一切娱乐活动,三天两头开一次会,讨论关于传销的歪理。

这样禁锢人,为什么还会越做越大?我问凯莉。

投入5000元不容易,每个人都想成功,都想获得回报。在里头不觉得,出来后才知道这是剥夺人权的行为。里面的人在精神上完全受到控制,只能有一种成功的想法。谁要是有了不利于公司的想法,就有人马上过来消除你的顾虑。

他们会对你说,苦也只是苦一时,如果放弃了会如何,成功了会如何。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,时刻鼓励你,消除你的疑惑。

“你的保健品和化妆品带回来没有?”我问她。

时时刻刻有人盯着你,不可能带回来的。因为是违法的勾当,公司要求,产品如果要带出来,就必须把包装带烧掉。

公司都知道我们住在哪里,平时要回家,要经过层层审批,才能请得动假。而且除非是回家拿钱,或是将朋友带来,才能请假。

“农忙季节到了,如果你想回家帮家里人插秧怎么办呢?”我的话还没完,凯莉就一口否定:这种事怎么可能准假呢?

在公司24小时都有人跟踪你。他们的一句名言就是:用不自私的手段达到自私的目的。受不了这种压抑的生活方式的人都走了。其实劝我们留下的人都很虚伪,他们自己都想走,但还要假装着劝别人不要走。

在这里只有赤裸裸的利用与被利用的关系。因为长期在这个网络里让你染上一身铜臭味,什么友情亲情都变味了,出来后的人都会变得很麻木。

网络营销害得我很惨,我现在即便是出来了,精神上阴影仍没有消失。来到武汉后,我不想与任何人沟通,觉得生活没有意义。

在我们的谈话中,我很少见到凯莉的笑容。当我要她为自己起一个化名时,她微微想了想,在我的采访本上写下了凯莉。从这个比较可爱的名字上,我感觉到她还是爱生活的。

上一主题:【毕业生专访】齐头并进,共筑辉煌——专访...

上一主题:暂时没有记录